当前位置:主页>赛车观察 > 赛车媒体不能只唱“赞美诗”
赛车媒体不能只唱“赞美诗”
来源:作者:本站



我们赛车人该不该骂
说到骂,国内当首推作家王朔,这位老兄在小说《看上去很美》被人戏谑为《看上去不美》之后,就换了一幅面孔。各门各派,逮谁骂谁。还座客某报专栏,扬言:我就是疯狗,逮谁咬谁,怎么着。忽悠间,竟成了无人匹敌的“天下第一骂”。王朔爱骂与赛车界夸形成鲜明对比。但果真赛车界就无可骂之处吗?有人疯了似的往返达卡,去跑PWRC。国内外援能搞的定吗?功夫都不太到家争着出去干吗?什么时候来一个外援灭一个。那时候在出去。我们就是外援了。好好练练在家门口灭外援吧。
这年头赛车评论是空前的好听、好看,雌化了,评论家们个个嘴上跟抹了蜜似的,甜的很。别说“骂”人了,刻薄之语都少的出奇。更没鲁迅先生那以笔当剑的锐气。当然,我们赛车界并不需要王朔这样一呲牙咧嘴的骂人高手,我们需要一批着有见的以笔当剑爱憎分明的“评坛“高手。倘若誓守中庸之道,必将误已误人。
(补语:不知谁说过一句歪话。其意是:当你想让一个人失败时,你就拼命表扬他的缺点,让他在死胡同走下去。任何一点建议、批评、骂声都可能会让他迷途知返。)
 
 

"一声叹息
"唱赞歌
"别一种傍大款
"吹鼓手

评论之于艺术,乃相辅相成,相守相克,相柔相刚。评为立场是论之前提,论为依据是评之根本。一无立场,二无根据,何为评论。再看一些评论家,饱蘸笔墨,意气风发,洋洒千言,拼凑出的只不过那一篇内行不想看,外行看不懂,好者不过瘾,恶者不解气的方块铅字而已。众多华丽词藻堆砌拼凑之语只是为评论家换来些许好处。而给读者留下的却是那一声声沉重的叹息。
思索之一,“评论成了赞颂。一种垂手而得,一种极其主观。”记者不在是为了报道而来,整场比赛,竟然没有一家能够很直面的将比赛的内容呈现给观众。车队呢,当然是想给自己的东西上多点镜头。这种现象已存在了太久。久到没人注意。没人解决。
思索之二,评论也傍“大款”。似乎评论家只会评大腕,才显得门当户对,半斤八两。普通车手们哪位高手犯得上给你费这个劲儿。细细品来,评名家的好处当然多多:之一在于谁评谁出名。可以做一个假设,如果F1让我在某个专业杂志上连搞四五个评论,那么我肯定也会出回小名。之二在于咋评都不为过。你想,本身人家名气就大,你再多用些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式的好词去狂评一番,也显得你有文化内涵很内行,何乐而不为。之三是在不经意间给大腕交上了朋友,称上了哥们。我们历来信奉一回生,二回熟,三回就是好朋友的道理。你尽心尽力地为大腕鞍前马后,屁颠屁颠,人家肯定不会烦你,这一来一往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此利害关系连我等这种车龄尚短,不黯圈中事故的小人物就已通晓,我们的评论家们更是心知肚明了。于是,紧紧抱住大腕(当然也包括国外名家)的大腿,做娇嗔媚态状的评论,继而实现强强联合,相得益彰,各取所需,皆大欢喜。真是:“不错,不错,味道好极了”。
上一页 1 23 下一页